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十五·终』

          十二 十三 十四 
“金宗主,这是这月账薄,请过目。”

金凌挥挥手,示意来人退去。

已是一年后。

这一年来,金凌遵照蓝思追日记本上所写的:希望阿凌以后能这样做。

大概就是要他好好活,坐上宗主之位,不要再让人欺负这类的。

金凌非常努力的向着蓝思追所想的那样做,努力地成为他所想看到的模样。

金凌每天都会去蓝思追的墓前,与他说说话。

“呐,蓝思追你不知道舅舅现在是有多烦,每天对我念西念东的。”

金凌将蓝思追葬在一棵樱花...

浮生如梦『十四』

          十二 十三 十五•终
蓝景仪一早便赶了过来。

门敲得“砰砰”只响。

金凌给蓝景仪开门时,蓝思追就躺在床上。

蓝景仪一进去就趴在蓝思追床边。

不知道嘴里念着什么。

尸体不能放太多天,今日就得下葬。

只是可惜含光君没有来。

金凌为蓝思追收整着东西,蓝景仪就将蓝思追放在蓝家的东西也给放上。

金凌看着蓝景仪将一本子放进里头,忙制止。

出于好奇,金凌打开一看,就看见第一面写着:

“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浮生如梦『十三』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晓星辰见金凌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叫他也不应,只是让蓝思追“抱”着他。

薛洋实在是看不过去,拉过晓星辰就叫他探蓝思追的呼吸。

“死了。”

晓星辰手伸到鼻口处,话刚要道,薛洋就帮他说了。

金凌像是才知道那般,如梦初醒。

“喂,蓝思追,起床了,都午时了,你还要睡到几点。”

金凌甩开晓星辰的手,将自己埋进蓝思追的怀中。

“不是说好要给我吹笛子的吗,怎么骗人?”

金凌好一会没说话,从蓝思追怀里出来...

浮生如梦『十二』

           十一
金凌蹭着蓝思追睡着时,摸着他已经失明的眼睛。

金凌想着这毒,先是会夺去他的视力,接着是他的行为,再接下来,就是他的呼吸。

金凌在蓝思追醒着的时候强颜欢笑,等到了蓝思追睡着后,才露出他脆弱的一面。

金凌从没有觉得日子竟过得这般快。

死亡离自己也这样的近。

这日,蓝思追平稳的躺在床上,轻轻的对金凌说:

“我们回到以前那个时候吧。”

金凌没有应他,只当蓝思追是在说胡话。

晓星辰几次来都对金凌摇摇头,要他好好珍惜,怕是活不过两周了...

浮生如梦『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蓝思追,教主本来很赏识你,如今你私自逃出,我们只能将你杀了。”

蓝思追没有言语,只是握着剑柄。

那首领上前,不急不缓地使着小刀。

反而是蓝思追有些慌乱,左摇右摆着,步履很是不稳。

蓝思追和首领越大越往后,蓝思追不知为何突然进攻起来。

那首领一个不稳向后倒去,似触着了什么机关,四面都有石子砸下。

蓝思追算好了时间,等那些石子全都发完,他就直接将剑插入首领的心脏处。

那首领虽被捅了心脏,但...

浮生如梦『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早上醒来的时候,蓝思追已经不在一旁了。

金凌摸了摸额头,抱紧了被子。

金凌一直没有忘记那个男人。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喜欢着他,晚上做梦时也会梦到他。

只有他一个人那么叫我。

“阿凌。”

像他又不像他。

蓝思追一进来就看见金凌环抱着被子,神情很是纠结。

金凌抱着被子像球一样转了个身,然后对着蓝思追,嘻嘻地笑着说:

“早啊。”

蓝思追神情有些恍惚。

多...

浮生如梦『九』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金凌不明白蓝思追一人跑去邪门暗教做什么。

而且,凭蓝思追的修为他也不可受这么重的伤,中这么多的毒,也不可能活活被人抽去了修为。

金凌彻夜难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以至于求医的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

至于求医这件事,其实原只是金凌想要带蓝思追出来走走。

但他私下去问了给蓝思追看病的医师,却说:

“放眼天下,不是老夫吹嘘,没几个人能够解得了蓝家小公子的毒。”

金凌实际上是很敬...

浮生如梦『八』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金凌就再没见过蓝思追。

一直过了一年,他才终于见着蓝思追。

这一年间,金凌对魏婴的怨早已消去许多。虽还不能做到很亲近,但至少不抵触了。

这一年里,金凌很想见蓝思追,想告诉他:

“我不恨你,我们还是朋友。”

金凌对自己修为还在的事虽有怀疑,但终归还是信了江澄的说辞。

而金凌和蓝思追再次相见,竟然是在与仙门百家敌对的邪门暗教的地下室中。

这一年,许多邪门歪道...

浮生如梦『七』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金凌醒来时已经是事情发生后的好几天了。

刚醒来时,他下意识的发发力,看看自己的修为还在不在。

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还在。

金凌迷茫地环顾四周。

那件事好像梦一样,金凌现在都觉得那件事是不是自己的梦。

如果是梦,胸口就不会这么闷了吧。

他想着,起身想要看看外边的风景。

来着小门,搬把凳子坐在门口。

看着看着,金凌哭了出来。

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泣,只是默默地流泪,没...

浮生如梦『六』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江澄不同意金凌和那名男子交往。

更让他气愤的是,金凌竟在登上宗主之位的那一天进行公布。

“金凌,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了解他吗?!简直是胡闹!”

江澄对金凌很是失望,就算是和蓝家的那小子,他也不会反对,唯独这个男人不行。

金凌才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他喜欢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其他的他都可以不要。

江澄看着金凌愤恨地走开,对他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怕金...

浮生如梦『五』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只要一看见金凌对那个男人的眼神,蓝思追就知道,金凌喜欢的人是谁。

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蓝思追看着金凌这样想着。

蓝思追听见那个人那样亲切地叫着他想叫的那个名字:“阿凌。”

像掉入海里,只能看见阳光照在水面上,却触及不到,掉入海底的闷沉。

喘不过起来。

“思追?没事吧。”

蓝景仪的声音在耳边。

什么都听不见了,不,是什么都不愿听了。

蓝思追匆匆地向他人道...

浮生如梦『四』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在蓝思追15岁,金凌14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

也就是他们认识后的两年。

首先,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回来了。

再者,就是蓝思追知晓自己的身世了。

温家人,金凌所恨的。

他是,金凌最恨的那一切。

犹记得金凌常常对蓝思追愤恨地说:

“如果哪天让我看见了温家狗 我一定打得他们片甲不留!让他们碎尸万段!!!”

真是好笑呐,当时的自己还天真的对金凌说:

“嗯。那我也帮着金凌一起打!”

自从得知这件事...

浮生如梦『三』

   四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时间如梭,金凌已经在姑苏待满一个月了。

金凌也该回金家了。

虽然姑苏纪律严明,但总比舅舅和金光瑶不住念叨他来得好。

江澄一早便来到了姑苏内,紧盯着金凌,生怕他一步留神就跑了去。

“金凌。”

蓝思追满是无奈地叫着他。

只见金凌藏在蓝思追身后,面带难色。

蓝思追前面站着江澄。江澄也是不带好脸色。

紧接着江澄就将手中的本子翻开,眼神泠泠地看着本子上的字。

“四月十四日夜,不...

浮生如梦『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今日金凌起得比往常都早。别说在姑苏,就是在金家的时候也不曾起这么早过。

金凌早早吃完了早饭,就跑去姑苏门外守着。

时不时巴望着四周。

时刻保持了解金凌行踪的江澄听到来人所报,冷哼一身,脸上的决然尽显。

“都过了这么久了,还念念不忘。”

金凌在这等了许久,日上三竿之时也不见有人来。

金凌有些恼了,不停地摇晃着身旁的蓝思追:

“喂,蓝思追,你们消息到底准不准啊?!怎么许久了,...

浮生如梦『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蓝思追,你快点啊。”

“来了,金公子”

两个少年一前一后,似有什么急切的事情一般,连周围的人都顾不上了。

“金凌一来可让这姑苏热闹了一番。”

“哎,可不是嘛,这小子一来,可把小思追给带坏了呢。”

若是金凌在这听到这句话必定会气得跳起来要打他。

蓝思追可真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那般儒雅。相反有点腹黑。典型的暖切黑。

时常金凌要是说错了什么话,蓝思追就会将那话挂在嘴上,闲来无事...

1 / 2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