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十三』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晓星辰见金凌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叫他也不应,只是让蓝思追“抱”着他。

薛洋实在是看不过去,拉过晓星辰就叫他探蓝思追的呼吸。

“死了。”

晓星辰手伸到鼻口处,话刚要道,薛洋就帮他说了。

金凌像是才知道那般,如梦初醒。

“喂,蓝思追,起床了,都午时了,你还要睡到几点。”

金凌甩开晓星辰的手,将自己埋进蓝思追的怀中。

“不是说好要给我吹笛子的吗,怎么骗人?”

金凌好一会没说话,从蓝思追怀里出来时,眼睛有点红红的。

“神医,我要你亲口说我才信。”

晓星辰再次把手弹到鼻口试呼吸。

“人已死,节哀。”

金凌就像失去了记忆一般,又反过来问晓星辰:

“怎么可能!他可是蓝思追!蓝愿呐!”

金凌“腾”地站起来,蓝思追顺势倒地。

金凌心疼地将蓝思追扶起,揉揉他撞到床脚的手肘。

晓星辰拉着薛洋出去,薛洋见金凌似失了魂的样子,出去时嘀咕了声:

“既然这么喜欢他,干嘛非得等到死了才坦诚。”

金凌揉蓝思追的手停了停,等到晓星辰和薛洋都退出去后,才柔声对蓝思追说:

“其实你替我受了罚对不对?”

金凌顿了顿,像是在回忆。

“以你之前的修为和品行,当上了宗主,必定是风光无限。”

金凌像是不解,偏头问他:

“你怎么这么傻呢?”

金凌吸吸鼻子,略带点哭腔地质问蓝思追:

“其实你昨天偷偷抱我时我就知道了。”

莫了,静了好一会。

金凌才开口,眼泪这时已经滴在蓝思追的脸上。

“你一直等着我发现对不对?你不肯告诉我怕我伤心。你就自己一个人硬抗着。为什么,蓝思追,回答我吧。”

声音已是掩盖不住的颤抖。

“你怎么,这样狠心。”

质问过后,便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校道长和薛洋先生都说我喜欢你,你说可不可笑。”

神色凛然。

“竟然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我心悦你啊。”

那个名字终究是没能出口。

金凌是犹豫的。

他不明白自己对蓝思追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

而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金凌对自己哭也是感到奇怪的。

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痛心过,就算是之前那个人拿着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受。

金凌不懂如何去表达自己的爱。

他之所以蛮横无理,全然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表示。

感谢的话到了嘴里也会变得刻薄。

他每次遇着困难,都会想着如何自己的父母还在世会怎样的安慰自己,帮自己渡过。

他对蓝思追的情感太过于复杂。

复杂到连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只能被动的做着他的行为,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他就走到一步。

蓝思追的死对他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凌跟着晓星辰到一家棺材店去。

金凌从没想过自己会到这种店里来。

摸着紫藤木做的棺材板,无意识的说着:

“他以后就要睡在这黑漆漆的地方了。”

晓星辰听到这句话,心中又为那蓝思追哀叹一句。

终归是事与愿违。

金凌以前是很怕这种尸体的东西,但是他现在像着了魔一样,将蓝思追放进棺材里,自己就睡在一旁。

“阿凌,你在发什么呆,快来啊!”

金凌一回头就看见蓝思追站在那。

“蓝愿,你……”

“嗯?”

蓝思追似在等金凌发问。

“没什么。”

蓝思追跟金凌站在树下。

“就是做了个很不好的梦。”

蓝思追笑笑,摸了摸金凌的头,说着阿凌还是这般会做噩梦这样的话。

随之,蓝思追突然松开金凌的手,神色严肃的问:

“阿凌,你心中想的究竟是不是我,不是的话我可要走了。”

金凌没应,不知该说什么。

“唉,那我便走了,阿凌。”

金凌伸手要去抓他,却不见蓝思追。

“好狠心。”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