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十二』

           十一
金凌蹭着蓝思追睡着时,摸着他已经失明的眼睛。

金凌想着这毒,先是会夺去他的视力,接着是他的行为,再接下来,就是他的呼吸。

金凌在蓝思追醒着的时候强颜欢笑,等到了蓝思追睡着后,才露出他脆弱的一面。

金凌从没有觉得日子竟过得这般快。

死亡离自己也这样的近。

这日,蓝思追平稳的躺在床上,轻轻的对金凌说:

“我们回到以前那个时候吧。”

金凌没有应他,只当蓝思追是在说胡话。

晓星辰几次来都对金凌摇摇头,要他好好珍惜,怕是活不过两周了。

蓝思追这时还可以动,话还能说。

几次金凌都听见蓝思追叫他:

“阿凌。”

金凌每次听见蓝思追这要叫他,他都是很震惊地回过头问他:

“什么?!”

蓝思追每次都摇着头说没事。

金凌不愿再让蓝思追奔波了,就给云深不知处通了信要蓝家派一人过来即可。

每日蓝思追都会坐在石椅上,听着金凌练剑发出的“唿唿”声。

这日,蓝思追问他:

“金凌,你心中是不是认定了那个人了?”

金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过来好一会,金凌捡起剑,用布擦拭着剑上的灰尘,有些艰难的说道:

“我已经没有情,不会再爱了。”

蓝思追听到这句话似乎很生气,全身都发抖起来。

“如果,有一个人跟那个人对你一样好!你会不会,会不会……”

蓝思追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金凌沉默了会:

“不会。”

几乎是错觉,金凌感觉蓝思追似乎要哭了。

这一日就这样沉闷的过了下去。

这天终是来了。

金凌有预感。

“阿凌。”

蓝思追这日早上起来是这样叫着他的。

金凌感觉蓝思追这日异常的有活力。

金凌别过脸,耳朵有点烫。

“你别这样叫我,只有我喜欢的人才这么叫的。”

蓝思追不在乎的笑了笑。

起身下了床就往外走。

回光返照。

不知道为什么金凌有这种感觉。

蓝思追摸索着往外边走去。

金凌忙跟上,牵着蓝思追的手。

这日与其他时候没什么两样。

“蓝思追,蓝景仪就快来了。”

蓝思追没有言语,低着头吃着碗里的饭。

蓝思追用过早膳就将金凌拉到屋内,掏出玉笛要赠予他。

“阿凌,这把笛子是含光君赠予我的,现在我将他赠予你,请替我收好。”

金凌没有管他的称呼,一个劲的说不要。

“你又不是快要,,快要,不行,这东西我不能说。”

似乎早料到金凌会拒绝,蓝思追倾身向前,在金凌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下子金凌愣了。

“阿凌,替我好好的收着。”

金凌有些吃惊的抬起头来。

刚想要开口问他,就看见蓝思追眉毛凝在一块。

“怎么是不是毒又发作了?”

金凌忙去扶要跌倒的蓝思追。

蓝思追无声的笑着,抱紧了金凌。

他是故意的。

蓝思追抱了一会后,松开手,轻笑地对金凌说:

“阿凌我好累啊,想睡一下,等明早起来,我吹笛子给阿凌听。”

金凌见蓝思追抱着自己,脑袋窝在他的肩膀处。

“蓝思追,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随之便是蓝思追像拨浪鼓般的摇头,慢慢跟他说:

“不是,什么都不是的,金凌。”

就像没有叫过他那个名字一样,蓝思追就这样抱着金凌睡着了。

金凌一晚上没睡着。

看着阳光照进来,他用手肘抵抵蓝思追的肚子要他起来。

却再也不见肩上这个男人的回应。

真是狠心。

金凌想。

金凌蹭着蓝思追睡着时,摸着他已经失明的眼睛。

金凌想着这毒,先是会夺去他的视力,接着是他的行为,再接下来,就是他的呼吸。

金凌在蓝思追醒着的时候强颜欢笑,等到了蓝思追睡着后,才露出他脆弱的一面。

金凌从没有觉得日子竟过得这般快。

死亡离自己也这样的近。

这日,蓝思追平稳的躺在床上,轻轻的对金凌说:

“我们回到以前那个时候吧。”

金凌没有应他,只当蓝思追是在说胡话。

晓星辰几次来都对金凌摇摇头,要他好好珍惜,怕是活不过两周了。

蓝思追这时还可以动,话还能说。

几次金凌都听见蓝思追叫他:

“阿凌。”

金凌每次听见蓝思追这要叫他,他都是很震惊地回过头问他:

“什么?!”

蓝思追每次都摇着头说没事。

金凌不愿再让蓝思追奔波了,就给云深不知处通了信要蓝家派一人过来即可。

每日蓝思追都会坐在石椅上,听着金凌练剑发出的“唿唿”声。

这日,蓝思追问他:

“金凌,你心中是不是认定了那个人了?”

金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过来好一会,金凌捡起剑,用布擦拭着剑上的灰尘,有些艰难的说道:

“我已经没有情,不会再爱了。”

蓝思追听到这句话似乎很生气,全身都发抖起来。

“如果,有一个人跟那个人对你一样好!你会不会,会不会……”

蓝思追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金凌沉默了会:

“不会。”

几乎是错觉,金凌感觉蓝思追似乎要哭了。

这一日就这样沉闷的过了下去。

这天终是来了。

金凌有预感。

“阿凌。”

蓝思追这日早上起来是这样叫着他的。

金凌感觉蓝思追这日异常的有活力。

金凌别过脸,耳朵有点烫。

“你别这样叫我,只有我喜欢的人才这么叫的。”

蓝思追不在乎的笑了笑。

起身下了床就往外走。

回光返照。

不知道为什么金凌有这种感觉。

蓝思追摸索着往外边走去。

金凌忙跟上,牵着蓝思追的手。

这日与其他时候没什么两样。

“蓝思追,蓝景仪就快来了。”

蓝思追没有言语,低着头吃着碗里的饭。

蓝思追用过早膳就将金凌拉到屋内,掏出玉笛要赠予他。

“阿凌,这把笛子是含光君赠予我的,现在我将他赠予你,请替我收好。”

金凌没有管他的称呼,一个劲的说不要。

“你又不是快要,,快要,不行,这东西我不能说。”

似乎早料到金凌会拒绝,蓝思追倾身向前,在金凌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下子金凌愣了。

“阿凌,替我好好的收着。”

金凌有些吃惊的抬起头来。

刚想要开口问他,就看见蓝思追眉毛凝在一块。

“怎么是不是毒又发作了?”

金凌忙去扶要跌倒的蓝思追。

蓝思追无声的笑着,抱紧了金凌。

他是故意的。

蓝思追抱了一会后,松开手,轻笑地对金凌说:

“阿凌我好累啊,想睡一下,等明早起来,我吹笛子给阿凌听。”

金凌见蓝思追抱着自己,脑袋窝在他的肩膀处。

“蓝思追,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随之便是蓝思追像拨浪鼓般的摇头,慢慢跟他说:

“不是,什么都不是的,金凌。”

就像没有叫过他那个名字一样,蓝思追就这样抱着金凌睡着了。

金凌一晚上没睡着。

看着阳光照进来,他用手肘抵抵蓝思追的肚子要他起来。

却再也不见肩上这个男人的回应。

真是狠心。

金凌想。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