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早上醒来的时候,蓝思追已经不在一旁了。

金凌摸了摸额头,抱紧了被子。

金凌一直没有忘记那个男人。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喜欢着他,晚上做梦时也会梦到他。

只有他一个人那么叫我。

“阿凌。”

像他又不像他。

蓝思追一进来就看见金凌环抱着被子,神情很是纠结。

金凌抱着被子像球一样转了个身,然后对着蓝思追,嘻嘻地笑着说:

“早啊。”

蓝思追神情有些恍惚。

多少次,他不知道想了多少次金凌这样对他说。

“早。金凌起来吧。”

这句话他也不知道有多么地想对金凌说。

太像他所想的那样。

就像,他们已经在一起那样。

蓝思追想到这,神色顿时凛然。

可惜没有。

这些都不是真的。

这是蓝思追和金凌前来求医时第二次这么想。

蓝思追上前,像以前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那般,他轻柔地将金凌拉起,将金凌的鞋摆好让他穿上。

金凌也习以为常,麻利地将鞋子穿上后就跟蓝思追前去用早膳了。

“道长道长,我要这个。”

一出去就听见黑衣男子对着神医撒娇要吃的。

两人见金凌来了便挪出个位子让其坐下。

金凌看着眼前两人亲昵的样子很是感慨。

两个人你来我去,全然不顾旁人的注视,而神医似乎也已经习惯了黑衣男子无理的取闹。

两人一来二去,从他们的话中也知晓了两人的名。

黑衣男子名薛洋,而神医只知道姓晓其余未听黑衣男子提过。

“晓神医,蓝思追他这毒什么时候才能解完?”

“金公子不必客气,直接叫我晓星辰即可。蓝公子这毒不好解,怕是要一两个月。蓝公子我有时与你商讨,借一步说话。”

蓝思追点点头,让金凌留在这,便跟着晓星辰进了里屋去。

“蓝公子,现在这儿没有金公子在,你大可以说了。”

“这毒你解不了。”

蓝思追与晓星辰坐下,笃定地说道。

“你的修为是在中毒前被抽去,而且这毒是故意中的。”

晓星辰见蓝思追许久没说话,试探地问了下:

“是因为金公子吗?”

蓝思追没有回应,算是默许了。

“那,金公子他知晓你这番情意……”

“阿凌他不知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且,他说过他一生只会爱一个人。所以,晓道长,请替我瞒住这个秘密。”

蓝思追握着衣裳的手紧了紧,想起金凌从前所说的那句话:

“蓝思追,我这一生只爱一个人,我认定了那个人就不会再爱其他人了。”

蓝思追一直不敢吐露心意全然是因为金凌的这句话。

蓝思追知道,他已经喜欢过一个人了,就是那名差点要将他杀死的男子。

一生只爱一人。

晓星辰正欲说些什么就听见外边一阵打斗声。

蓝思追和晓星辰忙往外走。

一出去就看见金凌和薛洋在和他人打斗,明显占下风。

一群人围住了他们的住处。

“我是蓝思追,我与你斗,不必再杀害他人。”

蓝思追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金凌和薛洋明显是被下了药,以至于修为减半。

而他和道长却也是手无缚鸡之力。

一个没了修为,一个早已常年不练剑。

蓝思追走到那头目面前,将其带入林中。

用的是蓝家的剑法。

“蓝思追!神医,他的修为恢复了吗?”

金凌很是奇异,担心地问道。

晓星辰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

“怕是他后来又练了些。”

晓星辰在心中惋惜着。

这剑法,以前修为怕是不低,依此之势,若在现在还有那修为,怕已是蓝家宗主。

晓星辰看着眼前焦急的男子心中暗想道。

“我去找他!”

说着,金凌不顾反对直接冲向林中。

“嘁,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

晓星辰摸索着,搂住薛洋的腰,好声好气地唤他:

“阿洋,我们也一起去吧。”

薛洋又“嘁”了声,便握着晓星辰的手往林里走。

但愿,你的心意不会被金公子觉察到吧。

这是第二个这样在心里默默想的人。

评论
热度 ( 30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