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九』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金凌不明白蓝思追一人跑去邪门暗教做什么。

而且,凭蓝思追的修为他也不可受这么重的伤,中这么多的毒,也不可能活活被人抽去了修为。

金凌彻夜难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以至于求医的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

至于求医这件事,其实原只是金凌想要带蓝思追出来走走。

但他私下去问了给蓝思追看病的医师,却说:

“放眼天下,不是老夫吹嘘,没几个人能够解得了蓝家小公子的毒。”

金凌实际上是很敬重这位老医师的,他两次都这样说了,必然是不错了。

如此一来,金凌就必须得带蓝思追前去求医。

蓝思追似早有准备。

没等金凌叫他,他早已准备完毕,等着出发了。

金凌路上几次想要开口问他,但看到蓝思追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就来气。

真想揍他。

金凌无时不刻对着这张脸这样想着。

四处打听,几处转转,总算是打听到一位隐居神医的居处。

只是这路上太颠簸,路途太过于遥远。

以至于蓝思追压制不住,毒便发作起来了。

蓝思追强忍着,一路上跟着金凌,还要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不让金凌发现。

到了那位神医家,蓝思追算是扛不住了。

指甲都掐你肉里,血都从手心里流出来。

金凌见蓝思追走在后面,像个老人似的蹒跚,急得跑到他身旁要他快点走。

蓝思追点点头,没吭声。

“蓝思追,你,你是不是发作了?”

金凌的表情明显有些惊恐,他看着血一滴滴的顺着蓝思追的手中滴落,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慌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只能扶着蓝思追快速往神医家里走。

“神医,求求您救救他!”

金凌这辈子没有求过谁,但他看到蓝思追这副样子的时候,心中想着:

不管如何,一定要蓝思追活着。

蓝思追听见金凌求人也是愣了一下,心中甚是感动,但随之的便是无尽的苦涩。

可惜他不喜欢我。

蓝思追有一次在心里这样想着。

神医身穿一袭白袍,眼睛被类似于抹额的带子给遮住。

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以至于他的听力格外的好。

他极其儒雅地说道:

“二位公子,请吧。”

说着便进了屋。

金凌忙把蓝思追扶进屋。

神医给蓝思追把着脉,眉毛都揪在一块。

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

“这毒异常奇异,这位公子能够活到现在实是不易。但这毒也不是不能解。”

金凌听到这话甚是欣喜,刚想要问,却被一人打断。

“赶死的人赶快到棺材里躺着,少来这里哼唧。”

金凌向那男声的传出处看去,便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那,神色很是不好。

“道长,你怎么老是管这些有的没的,赶快把他们都赶了去。”

虽对着金凌一伙人口气很是凶狠,但对神医却是另一副样子。

“阿洋,就留他们下来吧。”

被唤为“阿洋”的黑衣男子撇撇嘴,神色里对金凌两人很是嫌厌。

神医给蓝思追煎了一壶药,让其喝下,这才使蓝思追好些。

赶路劳累了一天,这会总算是休息下了。

金凌心中也安宁些。

直至半夜,金凌听着隔壁房,蓝思追所住的地方有响声将他给吵醒时,他才感觉不妙。

金凌忙跑去隔屋,推开门就看见蓝思追披散着头发,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凌乱。

蓝思追听到响声抬起头来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正站在面前。

听见他说:

“蓝思追你的毒,你要是痛的话就咬我吧。”

蓝思追轻笑,心中想着:

怎么可能,再痛也不会咬你啊。

怎么可能让你也感觉到痛呢。

蓝思追对着金凌摇摇头,自己掐着自己的手来缓解疼痛。

金凌气结,一把抓过蓝思追的手,和蓝思追抱紧。

蓝思追的手想放下,又不敢放下,一时之间竟忘记了疼痛。

“蓝思追,既然你不肯咬我,那,那你就抱紧我吧,多使点力拥抱我,这样,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痛了吧。”

蓝思追的手搭在金凌的后背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蓝思追把金凌报得紧紧的,但也时刻注意留点缝隙让金凌呼吸。

蓝思追的身上有股淡淡的花香,怀抱很温暖,以至于让金凌格外的舒服和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不一会,金凌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金凌感觉在自己睡着时有人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在额头上亲了下。

那个吻很轻,像是怕他发现。

然后他听到亲他的人淡漠的笑声,然后是一声令他感到苦涩以及隐忍的叫唤。

那个人对他轻轻地唤到:

“阿凌”

感觉心都要揪在一起了。

评论
热度 ( 35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