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红玫瑰与白玫瑰

其实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感觉虐不了他们这一对。『本来就很虐了』园丁和医生的故事有时间会写。

魔术师先生喜欢慈善家先生。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慈善家先生喜欢园丁小姐。

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

毕竟,双方都追得太彻底了。

慈善家先生对魔术师先生是不耐烦的,园丁小姐对慈善家先生也是疏远的。

所以,当众人得知园丁小姐和慈善家先生在一起后,都是一脸不可置信。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俩是在打哈哈。

但渐渐地,旁人发现,

魔术师先生不再追着慈善家先生,而园丁小姐也不再追着医生小姐转了。

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真的啊。

其实也不怪旁人不信。

光是慈善家先生和园丁小姐的相处方式就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慈善家先生自己也很郁闷。

园丁小姐虽说当应了他的请求,却不再愿意和他亲近些。

我们这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啊。

慈善家先生经常这样想着。

使他极其郁闷的不止是园丁小姐,还有魔术师先生。

慈善家先生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魔术师先生了。

慈善家先生觉得自己真是个奇怪的人。

既然你不喜欢对方,人家不再缠着你了,为什么还会想念呢。

虽然现在和园丁小姐在一起了,但快乐却没比以前多。

就像那句话所说的:

也许每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园丁小姐就似那白玫瑰,而魔术师先生就像红玫瑰。

虽没有像那句话所说的那般,但他确确是发现自己对园丁小姐没有那么喜欢。

他发现,与园丁小姐在一起竟没有和魔术师先生在一起那般快乐,那般舒适。

这场爱情终究只是慈善家一个人的,慈善家先生是卑微的。

这只是苦涩的单恋。

一个人的独角戏。

魔术师先生也好,园丁小姐也好,终究只是单恋。

慈善家先生开始寻找魔术师先生了。

而他也和园丁小姐分开,

园丁小姐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这样的帅气:

“园丁小姐,我要去寻求我的爱情了。所以,您也勇敢地去寻求您的爱情吧。”

此后,经常有人看见慈善家先生寻求人焦急的声影。

也有人看见,一位魔术鼎异的人给孩子们变魔术的奇闻。

“慈善家先生和魔术师先生的故事暂告一个段落,接下来我们讲医生小姐和园丁小姐的故事,在这之前,我们先吃饭!饿死啦!维德你好了没有!”

“就来,开饭啦!”

随之便是孩子们欢呼的声音。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