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八』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金凌就再没见过蓝思追。

一直过了一年,他才终于见着蓝思追。

这一年间,金凌对魏婴的怨早已消去许多。虽还不能做到很亲近,但至少不抵触了。

这一年里,金凌很想见蓝思追,想告诉他:

“我不恨你,我们还是朋友。”

金凌对自己修为还在的事虽有怀疑,但终归还是信了江澄的说辞。

而金凌和蓝思追再次相见,竟然是在与仙门百家敌对的邪门暗教的地下室中。

这一年,许多邪门歪道都纷纷创派,最后有组织性地集结成成邪门暗教。

邪门暗教,一听就懂的名字。

邪门。

金凌此次前去主要是去歼灭邪门暗教的一个据点。

冲进地下室的时,蓝思追就坐在那,弹着琴,含笑着说:

“你来啦,金公子。”

宛若当初在云生不知处等他的那个时候。

金凌本想打蓝思追一下,再逼问他这一年究竟去了哪里。

可没等金凌走进,蓝思追先倒下了。

“金凌,扶我一把好吗?”

金凌扶稳蓝思追,用手一探他的修为,却发现早已空空如也,就像从来没有修行过的人一样。

“蓝思追,你……”

未等金凌说完,蓝思追就伸手捂住金凌的嘴。

“金凌,我们先出去罢。”

金凌见这也不好叙旧,只能扶着蓝思追往外边走去。

金凌将蓝思追带回了金家。

一路上,蓝思追都没有言语。

不曾流露出悲悯之态,像以前那样静静地端坐着。

江澄见到蓝思追没有惊讶,只是点了点头。

金凌见蓝思追这副虚弱的样子,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凌正欲开口询问,就见蓝思追咳起嗽来,咳着咳着,就看见他咳出血来。

原来这一路上都在忍吗。

金凌慌张了起来,忙叫医师来看看蓝思追。

却得到的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这位公子中了许多中毒,且都是慢性毒,而后又被人抽去了修为,以至于无法克制。这毒,老夫怕是解不了。”

蓝思追听后没有反应,像是事先就知道这一切一样。

“庸医!滚!”

金凌气得直要跳脚。

“蓝愿这一年你去做什么了,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副鬼样!”

蓝思追端起茶,小酌一口,毫不关己地说道:

“这与金公子没什么关系吧。”

金凌届时真想上前去打他,撕破他那虚假的嘴脸。

金凌举起茶杯又“砰”地放下,起身就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时,又停下脚,头没回地对蓝思追说道:

“今日你好生歇息,明日我就带你前去求医。”

蓝思追没应,自送着金凌离开。

此时金凌边走边气愤地念着:

“笨蛋蓝思追,都不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嘁。”

江澄在金凌走后才进来。

“其实你大可以让他知道。”

江澄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异常狠心的男孩子说道。

“不必,阿凌那般重情义,若是我死了,他岂不是得悔恨一辈子。既然如此,就不用让他知道了。”

江澄看着他,背后发凉。

想起他没有修为就闯入邪门暗教的地方,甘愿成为试毒者,让里边的人给他服毒。

只要想想就觉得脊骨发凉,却也对他感到心疼。

但愿你的心思,能不被金凌觉察。

江澄看着眼前隐忍情意的男子心中暗想到。

评论 ( 23 )
热度 ( 25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