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七』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金凌醒来时已经是事情发生后的好几天了。

刚醒来时,他下意识的发发力,看看自己的修为还在不在。

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还在。

金凌迷茫地环顾四周。

那件事好像梦一样,金凌现在都觉得那件事是不是自己的梦。

如果是梦,胸口就不会这么闷了吧。

他想着,起身想要看看外边的风景。

来着小门,搬把凳子坐在门口。

看着看着,金凌哭了出来。

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泣,只是默默地流泪,没有哽咽,没有声音,就好像不是他在哭一样。

只是眼睛出水了。

自己的修为还在,是谁帮他挡了吗。

梦中的那个声音,那个人说的话他还能念出。

“我愿代金公子废除修为……啊,谁能。”

金凌只是记得这句话,后面似乎还有,但他想不起来了,若是能想起,他定知道那个人是谁。

江澄进来就看见金凌像个木偶一样坐在那不声不息地流泪。

江澄看着金凌,通过金凌追忆起他心中最好的那个人。

师姐,金凌他跟你一样痴情呐。

江澄走上前,摸摸金凌的头,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询问他:

“醒了,想吃什么。”

金凌没有吭声,过了一会才慢慢地说:

“谁替我废除修为的?”

江澄沉吟了一会,摇摇头,道:

“他们网开一面,不惩罚你了,只是要你不做这个宗主之位,没人替你受罚。”

说着,江澄就想起蓝家小子被废除修为时的样子。

被人抬走前,只是对江澄说:

“不要让金凌知道。”

他强撑着说完这句话,说完后就昏了过去。

两个人太像了,只要为了自己心中所爱之人,就算是死他们也愿意。

傻。

江澄看着金凌心中默念着。

金凌也不怀疑,点点头,跟着江澄前去饭厅。

一路上金凌没有言语,看样子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饭吃着吃着,金凌忽地放下筷子,对江澄说道:

“舅舅,我要去趟蓝家。”

江澄叹了口气,自知是瞒不住金凌,便点点头,允诺了。

金凌吃过饭,早早地就出发,依照时间傍晚就可以到。

金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见蓝思追,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

内心里就是很想见他。

到了无声不知处时,却被告知蓝思追不再。

金凌不信,执意要到蓝思追的房间看看。

进了房间,人果然不在。

金凌有些失落,怔怔的看着之前和蓝思追坐在一起的地方。

他跑去那个小山洞,看着里面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那块地毯上。

“蓝思追……”

金凌感觉有些冷,奇怪以前和蓝思追坐在这里时怎么没感觉呢。

“思追,金凌来找你了,你真不去见见。”

蓝景仪真是琢磨不透蓝思追的心。

之前看到他被人抬回来真是吓了一跳。

一摸脉搏竟然发现他修为尽失。

蓝景仪很是吃惊地问他:

“思追,你,是金凌对不对。”

蓝景仪本是惊讶的,但思来想去蓝思追不可能犯废除修为的这种大错。

只有一种可能了:金凌。

蓝景仪一直都知道蓝思追喜欢金凌,他和他做朋友太多年了,他在想什么他基本都能猜到。

金凌是让蓝思追发生最大改变的人。

蓝景仪每次看见蓝思追会为金凌做荒唐事的时候,他就明白:

蓝思追喜欢金凌。

可挨千刀的,那金凌却不喜欢蓝思追。

蓝思追更是傻到,,,竟为了金凌,甘愿为他废除修为。

而蓝思追只是笑笑,便不再说话。

现在金凌来找他,他却不见。

蓝景仪是真看不懂蓝思追了。

“不见,他若是知道我为他所做的事,必定为难。”

像是有千刀在割他的心一样,

“他不喜欢我。没必要。”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