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六』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江澄不同意金凌和那名男子交往。

更让他气愤的是,金凌竟在登上宗主之位的那一天进行公布。

“金凌,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了解他吗?!简直是胡闹!”

江澄对金凌很是失望,就算是和蓝家的那小子,他也不会反对,唯独这个男人不行。

金凌才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他喜欢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其他的他都可以不要。

江澄看着金凌愤恨地走开,对他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怕金凌吃亏。

金凌什么都不知道。

没过多久,果然出事了。

那名男子偷了金凌的宗主令牌,偷了金家的宝贝。

不仅是金家的,还偷走了许多家族的名贵草药。

只是金家偷的东西更贵重。

一对有神灵的玉佩。

据说,这对玉佩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但是一对只能用一次,一次只能救一人。

这对玉佩的神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好的便宜事。

一命抵一命,两不相欠。

偷了金家的宝贝,很快就被抓了。

他竟只是为了救一名女子。

他还没开始运法时就被抓了,那名女子也没能救成。

不,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仙门百家中的许多家族早就已经看不爽金凌了。

这下可是抓住了把柄。

那些被偷了药的家族联合起来,疯狂地抨击着这名男子,后又将责任全部推给金凌。

说,只要将那名男子击毙即可。若有阻拦者直接废他功力。

这分明是针对金凌所定下的。

江澄在心中骂着这些老东西,面上却只能笑嘻嘻地称是。

可真是让人抓到软肋了。

现在江澄也没有十全地把握金凌不会去救那名男子。

心中正想着,就看见金凌不知在忙些什么。

见他进来显得十分慌张。

“金凌,你以为没人能管得了你了吗?竟然想要去救那个人!!!”

江澄简直气得要昏过去了。

金凌见江澄识破,也不在遮掩什么,直接点头称是。

江澄有些吃惊,以前但凡自己这样说,金凌必会服软。现如今确是这般样子。

怎么会这样糊涂呢。

金凌拿起东西就向走,江澄没有拉住他,只是说:

“金凌,你想好了,这一去,我定不会去救你,也不会为你开脱。”

金凌听到这句话,没回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向前走,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夜晚,金凌躲过巡逻地士兵,前去关押那个男人的地方。

男人听到响声,见是金凌,轻笑:

“你来啦,阿凌。”

金凌听着这句话很是受用,满把锁给解开。

一把剑压着脖子上。

“阿凌,你知道吗,我太想救那个姑娘了。”

男子盯着金凌,魔怔似的笑着。

“阿凌,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吗,因为我要金主令牌啊。”

说着,将刀在金凌的脖子上磨了磨。

“其实我没有名字,那个姑娘叫我阿陌,我便是阿陌了。但是呢,那声阿陌还没有叫多久就消失不见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凌心里凉透了,眼泪像璎珞一样一颗一颗地流下来。

“因为你们,因为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你知道我每次见你都要强忍着恶心地对你,叫你阿凌,呕!现在终于可以再次听见叫我的那声阿陌了。只要杀了你!!!杀了你!!!”

金凌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呜咽着对他说:

“可是,我喜欢你啊。”

“喜欢,喜欢又怎么样。对不起,阿凌,我不喜欢你。我只喜欢她。”

金凌对他没有恨,只是难受,可惜自己不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那么为了他,我死了也值。

想着闭上了眼睛,平静地等着那把刀将他杀死。

“对不起,阿凌,我会轻点的,你就睡吧。”

说着,刀起。

“金凌快走!”

谁?

金凌睁开眼,看见蓝思追跟那名那名男子对打。

蓝愿。

刀刺进了那名男子的身体里。

金凌感觉到胸口很闷,他好痛苦。

“金凌走啊,走!”

来不及了,人已经围了过来。

“大胆金陵,竟敢私自解救囚犯,废除功力!”

金凌恍惚着,脑袋里很乱,想睡觉。

闭着眼,任由着人把他抬走。

梦里,听见一个人说:

“我愿意代金公子废除修为。算是我将我家族欠他的命还来。”

谁?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