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字母系列

B
A:一方喝醉『尊礼』

周防尊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等着宗像礼司。

翘着二郎腿,抽着烟,不住地看着墙上的钟表。

整点,钟敲响。

周防尊其实很不喜欢这会“咚咚”响的钟。每次在他兴致正好想要再来一次的时候,若这钟敲响了,宗像周礼司是不管什么也不愿再来,倒头就要睡觉。

今日这钟敲了11次也不见宗像礼司回来。

聚会也不用到这么晚吧,周防尊心中想着,向外走去。

另一边正在聚会的宗像礼司早就已经喝醉了。

今天只是氏族成员的招待宴。

宗像礼司只想着难得聚餐一次,就陪着自己的手下喝点酒,助助兴。

没曾想,自己竟然被他们忽悠给灌醉了。

而手下的让人丝毫没有放过宗像礼司的意思。

待到宗像礼司已经开始有些迷糊的时候就开始七问八问。

“室长和赤之王到底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啊?”

当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在一起的事情被两族内的人知道后,第一个念头都是:各自的王肯定是被要挟了。

“就是亲亲,抱抱都有过了嘛。我们来玩拼图嘛。”

宗像礼司喝醉时都是有一说一,好懂得很。

喝醉了就像小孩子一样,没有那么多的伪装。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只是那几种。

宗像礼司的模样可是俊秀,睫毛长得过分。

众人重来没有见过室长这副模样,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见众人没有反应,宗像礼司鼓起嘴来,边鼓边用一只手指按着鼓起的腮帮,气就从里边出来,发出“噗噗”的声音。

众人缓过神来,一人壮着胆子问道:

“室长,喜欢赤之王吗?”

宗像礼司歪歪头,一副诺有所思的样子。

“野蛮人虽然很野蛮,不讲规矩也不讲道理。”

宗像礼司笑笑,接着说:

“哼,我最讨厌周防了!”

门外前来找宗像礼司的周防尊正打开门就听见这句话。

“嘁,什么嘛。”

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是另一种意思的笑。

一进门就可以看见宗像礼司坐在地上。

周防尊径直穿过众人,直接抱起坐在地上的宗像礼司。

“哎呀哎呀,周防怎么来了呢。周防要不要也喝点呐?”

周防尊见着衣衫不整,嘴里说着胡话,脸上红扑扑的宗像礼司,心中就只想赶紧把宗像礼司带回家藏起来。

不多说什么,周防尊自顾自的带着宗像礼司走,全然没把周围的人当回事。

众人心中都是:室长,保重。

评论
热度 ( 30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