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今日金凌起得比往常都早。别说在姑苏,就是在金家的时候也不曾起这么早过。

金凌早早吃完了早饭,就跑去姑苏门外守着。

时不时巴望着四周。

时刻保持了解金凌行踪的江澄听到来人所报,冷哼一身,脸上的决然尽显。

“都过了这么久了,还念念不忘。”

金凌在这等了许久,日上三竿之时也不见有人来。

金凌有些恼了,不停地摇晃着身旁的蓝思追:

“喂,蓝思追,你们消息到底准不准啊?!怎么许久了,也未见他来。”

金凌正说着,远处就传来说笑声:

“阿凌,许久未见,你长高了许多。”

来的人身着白衣,虽身着黑衣却不是令人畏惧的冰冷。

面容清俊,眉眼间都带着笑。

金凌不予理会,偏过头装着心不在焉的样子,随意地说:

“我们好久没见了,你要不要和我切磋一下。”

蓝思追苦笑不得,心中想着:原来这几天一直找我练习是因为这个。

来的人轻笑,是种无奈的笑。

“阿凌,今日我来是有正事的。实在抱歉。”

说完便对蓝思追点点头,算是打声招呼,拍拍金凌的肩,便走了。

金凌咬住下唇,自言自语道:

“和我在一起就不是正事了吗。”

看着那抹白色的背影,心中竟是苦涩。

来的人救过金凌的命。

说起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金凌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只有四,五岁这样,他一人甩掉了江澄所派的随从。

大概就是金凌四处乱跑,东躲西藏,将跟随的人给折腾得直喘气。

在他们歇息时,金凌独自跑开了。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金凌虽然在小的时候就很刁蛮,但从不乱跑,也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所以江澄派给金凌的随从都是没有法力的凡人。

这一下随从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能满山的寻找金凌。

再说金凌这,金凌原是被一种奇异的花给吸引。

没曾想为了摘那朵花反而越走越远,摘了那朵花,便被前面的果子给迷住了。

当他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回去时,一回头却找不着随从,也找不着路了。

金凌那时太小了。害怕是必然的。

霎时间就哭了出来,他一边哭一边往回走。

金凌一个不稳就被石头给绊倒了脚摔在地上。

这下金凌更加害怕了。

心中直想着:我会不会死啊之类的。

上天眷顾,金凌竟误打误撞走到了一个小村庄里。

这座神山从很早以前就没有人住了。

也有传说,若是遇着了人或者世外桃源,那么,这些人都是神仙呐。

上天眷顾。

金凌四处张望着,耳畔边一个男子声音闯入。

“小公子。大晚上跑出来家人可是要担心了的。”

金凌转过头,就看见一名男子坐在树上,手中拿着书,微笑着问他。

“我,我迷路啦。回不去了。”

说着,小脑袋就垂了下去。

男子从树上跳下来。温柔地摸了摸金凌的头。

轻生说道:

“你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小公子,好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如果你是坏人怎么办?”

金凌不愿说。说了,又有个人要用怜悯的眼神看我了。

男子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他牵起金凌的手,把金凌带到房屋内。

轻柔地给金凌清理伤口。

金凌也不客气,一会要他轻点,一会谁自己饿了,要吃饭。

简单的处理好伤口后,男子便带金凌去用膳。

原先吃得好好的,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一会却不讲话了。神情很是痛苦。

“先生,我好像发烧了。好难受。”

男子触摸金凌的额头,果真是滚烫的。

他让金凌躺下,初步诊断过后,便迅速在额头上放上冰抹布,再拿出些名贵的药材为金凌煎药。

“公子,你说我会不会死啊。”

男子笑了笑,安慰道:

“不会。绝对不会。”

金凌像是得到保障似的,昏昏的睡过去。

而那名男子在金凌睡时,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

这可怎么是好呢。金家的小公子,该如何送回去呢。

那几日,金凌就被这位男子所照顾着。

他们一起习武,一起练剑,互相吐露心事。

金凌至今为止都觉得那是自己渡过最美好的时光。

多日后,舅舅找上门来。

只是向那男子道了谢,就不由分说的将金凌带走。

金凌不情愿。

出了门,对着男子喊到:

“等我长大了,我定来娶你!”

男子笑了笑,说:

“好啊。”

可惜他只当是小孩的胡话。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