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一』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蓝思追,你快点啊。”

“来了,金公子”

两个少年一前一后,似有什么急切的事情一般,连周围的人都顾不上了。

“金凌一来可让这姑苏热闹了一番。”

“哎,可不是嘛,这小子一来,可把小思追给带坏了呢。”

若是金凌在这听到这句话必定会气得跳起来要打他。

蓝思追可真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那般儒雅。相反有点腹黑。典型的暖切黑。

时常金凌要是说错了什么话,蓝思追就会将那话挂在嘴上,闲来无事时就拿出来调侃金凌。

被调侃多次后,金凌也学乖了。毕竟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人家。

话说着,金凌和蓝思追已经来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

这是一个山洞,显然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洞壁长满了青苔。角落里堆积这灰尘。有许多的昆虫在四处爬。

唯有洞内中央的位置是干净的。上面铺着一张地毯,周围放着几箱的东西。

但东西不是杂乱的堆在箱子里,而是有序的排放。箱子的最底下是几张地图,上面整齐的放着三,四排瓶子。

洞内很暗,没有什么光透进来,只有在中央的斜对方有一个小洞,光线从里边照进来。

两人到了后,将洞口的门关上并锁上。

金凌和蓝思追走到中央坐下来,金凌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瓶子。瓶内是萤火虫。

金凌打开瓶盖让萤火虫飞出来,四周都是这种会发光的小虫子在飞。

金凌和蓝思追躺在地毯上,欣赏着这天界才该有的景象。

一时之间两人都相继无言。

“蓝思追,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萤火虫吗?”

自言自语般,不等蓝思追回答就说道:

“据说我母亲最喜欢萤火虫了,父亲为了让母亲开心,就像我们这样,抓了萤火虫放在洞里给母亲看。”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下。

“这些都是舅舅告诉我的。”

金凌说着将头埋进胳膊弯里,蓝思追拍拍金凌的肩膀,看着四周的萤火虫说道:

“其实我是含光君捡来的。”

“啊?你不是蓝家人?”

金凌感到十分惊奇,毕竟蓝思追和蓝湛的关系一直很好,好得就如同兄长一样。

“我原以为你知道。后听说你从不关心他人的任何,便知晓你必定是不知道啦。”

蓝思追说着伸手抓了抓空中的萤火虫。

“我连我是谁的孩子,那家人都不知道。含光君虽待我极好,但我总是能感觉到他是在透过我思念另一人或者说是回忆一些以前的回忆。”

萤火虫被蓝思追圈在手心内,萤火虫不停的扑腾着想要逃出这个狭小的地方。

“思来想去,查了许多过往的事,唯一觉得是含光君想的人是……”

说着,便看向金凌。

稍顿些,慢慢开口到:

“夷陵老祖魏无羡。”

话落间,就见金凌起身,剑拔出。想对着蓝思追,又觉得不合适,飘忽间,将剑放下。

“蓝思追,你开什么玩笑!”

“是啊,我在开什么玩笑。如此一来,我便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含光君不愿说,蓝思追也不好开口问每次当蓝思追稍稍一提当年的事,含光君便会浑身散发寒气,让人不敢逼近。

金凌再次坐回蓝思追身旁。握住蓝思追的手,认真地说道:

“我不管你是谁的后代,也不管你是谁,反正我只认识蓝思追。不管你是谁。我只认识蓝思追。”

一瞬间,蓝思追觉得找到了。

找到了,含光君所说的自己终会遇见的那个人。

不会介意你身世的那个人。

不管你是谁。

我只认识你,我所认识的你。

霎时间,蓝思追觉得他人的嘲讽又如何。

只要有那么一个人,不曾在意。这就够了。

蓝思追笑了:

“谢谢你,金凌。我也是。”

评论
热度 ( 32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