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筱

因为正在上学,所以上学时会失联,每天基本上只更一篇。

浮生如梦『序』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终
金凌和蓝思追在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其实两个人在小的时候见过一面,但那是年纪太小,大了反而不记得了。两个人只是匆匆见过一面就被各自的人给带走了。

真是苍天弄人,这幼年的一幕竟在蓝思追最痛苦时给想起。

想起那一幕的蓝思追只是苦笑,没有眼泪,也没有一丝痛苦。

只是想着那日的风很柔,那个人的眼睛很美。

而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应该是在蓝思追13岁,金凌12岁那年,金凌来姑苏听学。

事实上他们双方在这之前是有见过的。相互之间没有说什么话。但对方的性格多少都是了解的。

毕竟常有耳闻。

两个人是截然不同的,不管性格还是做事的风格。

他人谈起蓝思追都是直叫好,被说成是继含光君后儒雅第一人。而金凌就是一个令人直摇头的毛小子。对他又是感到可怜又是无可奈何。

谁叫他自小没了爹娘呢。

两个人自小就被拿去比较。

时常金凌犯错了,耳边就是那句话:

“你什么时候跟人家蓝思追学学?”

蓝思追做了好事,耳边也是那句话:

“不愧是思追,不像那刁蛮的金凌……”

听多了他人的言语,不免会对对方产生好奇。

常常他们两人就想:若是有机会能见见他,我定会诚心待他。看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没曾想,这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金凌来姑苏听学。这可让他又喜又忧。

喜呢,是终于可以好好和蓝思追聊聊,看看是不是舅舅口中那样的好。

忧呢,是蓝家家训三千。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不犯规。若是犯了,又得挨舅舅骂了。金凌时常这样想。

金凌来的那日,蓝思追正坐在树下喂着兔子。

蓝思追只感觉脸上的光被眼前少年的身子给挡住,随后就听见少年说:

“你就是蓝思追?还真是不假。我,金凌。”

说着伸出手来,似要拉他起来。

“你好,金公子。”

蓝思追握住金凌的手,起身。

蓝思追起身,怀中抱着兔子。

对于这突然的来访,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以前想好的,若是想见只是要说些什么的话,这下全都给忘了。

只能问问:

“想不想抱一下这只兔子?”

似乎怕金凌拒绝,后又加了一句:

“含光君养的。”

金凌此时心中是一万的不愿意。

管你天王老子谁养的呢,我才不想报呢。

他看了一眼蓝思追,到嘴边的话有给咽了回去。

他伸出手,从蓝思追怀里抱过兔子。脸上写满了嫌弃。

“你这兔子还不如仙子,仙子至少会跑会叫,你这兔子会什么?”

蓝思追尴尬的笑了笑没法接话。

心中想着,这金公子果真如人们口中所说的那样。

仙子是金凌养的一条狗,据说仙子这名是江澄取的。

“其实你不必说含光君我也会抱。”

蓝思追一怔,放松了许多。

兔子似乎不愿再待下去,挣脱开金凌的怀抱,就要玩外爬。

金凌只得将兔子放下。

“金公子,你刚来,必定对姑苏不是很熟。我带你去四处转转,再说说家规吧。毕竟少有外人会去看,若是犯着了,可是要抄书的。”

说着,就往前走去,手向后要拉金凌的手。

金凌正巧需要了解了解环境和家规,便握住蓝思追的手,跟着他向前走去。

“金公子,你与他人所说的不一样。”

不刁蛮,也不会不好说话。

“哼,蓝思追你不也和他人说的不一样嘛。”

儒雅到时有点,镇静好像是没有。

评论
热度 ( 34 )

© 日尧筱 | Powered by LOFTER